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政府对莫言获奖的态度,这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闹剧!

时间:03-04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88

政府对莫言获奖的态度,这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闹剧!

虽然我并不喜欢莫言的作品,但相比较那些极端疯狂的粉蛆来说,我更厌恶后者。最近大家应该也都知道了,此前偶然间因骂莫言而获得关注的小丑“说真话的毛星火”,把搞倒搞臭莫言作为自己的灵活就业目标,因为他发现爱国饭特别好吃。开始只是写一些狗屁不通的文章来骂骂莫言,眼看没有流量了,索性找个律师拟了一纸诉状,把莫言给起诉了。起诉的理由就是莫言的《蛙》和《红高梁家族》两部小说中有16处文字,有侮辱先烈和美化侵略者的嫌疑。起诉的赔偿金额是15亿,说是代表全中国人民每人索赔1块钱。我踏马谢谢啊,你起诉谁是宪法赋予你的权利,但你凭什么代表我?这典型就是为博流量刻意设计的一场闹剧,很多不明真相的网友还跟着瞎起哄。至今莫言未予理会,毕竟也是诺奖获得者,又是作协副主席,身份还是要的。这样的舔狗看一眼就算输。但胡锡进不知是坑,连发数文批判这种网络民粹,认为这是中国社会危险的信号,更是对经济社会的巨大破坏。本来大家也不把这个毛星火当回事,毕竟这样的二货从来都不缺,谁当真谁才傻。但经老胡这么一吆喝,反而火上浇油,成为一个很撕裂的舆论标签,从另一方面反而助长了这种网络粉蛆的兴风作浪。老胡站出来正中毛星火下怀,喊打喊杀的更厉害,最后一不做二不休,干脆把老胡也给起诉了。有人骂老胡你有今天难道你就没有责任吗,难道不是你曾经养的蛊吗,弄的老胡里外不是人。我可以负责任地说,这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闹剧。法院不可能受理,因为毛星火与莫言并非直接利害关系人,不具备起诉条件。更重要的是,法院也不敢受理。为什么?这不仅是因为莫言是诺奖得主,是作协副主席,更因为这涉及到背后的政治定性问题。我们来回忆一下莫言获奖后我国政府的态度是什么。2012年10月11日,当时的中央领导同志致信中国作家协会就莫言获奖表达祝贺,并在贺信中高度肯定莫言的文学成就,称其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作家的杰出代表。2012年10月12日,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就莫言获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答问时,称莫言为最近一届茅盾文学奖得主,他的文学造诣有目共睹,欢迎世界各地朋友感受中国文化的魅力。同日中国作家协会发表贺辞,称莫言对祖国怀有真挚感情,与人民大众保持紧密联系。莫言获奖,表明国际文坛对中国文学及作家的深切关注,表明中国文学所具有的世界意义。同日,人民网以《祝贺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》为题发表评论,称莫言的获奖是我们这个国家、民族、时代的光荣,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文学艺术蓬勃发展的写照,也是中华民族对人类文艺事业的重大贡献。互联网是有记忆的,这些内容现在网上都还能查到。只是让所有人想不到的是,也就仅仅过了十来年,就有人跳出来要打倒莫言,就幻想着以一种自以为是的“ZZ正确”来否定另一种ZZ正确,确实很难让人不联想几十年前的那场运动。更可怕的是,这场闹剧之所以愈演愈烈,主要就源于官方及主流媒体的沉默。任由这种网络渣滓兴风作浪,让本就信仰破碎的社会沉渣泛起,网络运动山呼海啸。如果再放任下去,不仅会造成民粹涌动,还会引发新一轮的社会动荡。一旦开了这个不好的先河,任何人都可能因言获罪,任何文学作品都将会被断章取义地遭受批判。且不说文学作品来自于虚拟创作,不代表现实存在更不能作为现实论据。就从时间上来说,莫言30年前的作品不仅广为传播,而且还被拍成了电影,这背后涉及到的部门就多了。出版社,文化部,他们眼都瞎了吗?小说和电影都怎么过审的?还有获奖后从中央到地方都给予极大关注和褒奖,毛星火言论不仅严重违背中央精神,还刻意煽动民粹,制造对立。如果按他的逻辑,那么孔子说”苛政猛于虎“是不是也罪大恶极?张俞的“遍身罗绮者,不是养蚕人”是不是居心叵测?写“兴亡皆是百姓苦”的张养浩是不是该锉骨扬灰?虽然我也不喜欢莫言作品,写得晦涩难懂且格调灰暗,但我只是从文学上不喜欢,不代表我就可以上升到政治高度去给人扣帽子打棍子,有不同意见可以发文批判,而不是动不动就搞舆论批斗,甚至滥用司法整人。诚然,每个公民都有起诉的权利,莫言也不能因为是诺奖得主就享有某种豁免。问题是这种为博流量、毫无根据的滥用司法和舆论资源,本身就是一种犯罪。从毛星火此前的微博内容来看,多次表达对莫言及其作品的侮辱,并不止一次暴力威胁,从法律角度而言,已经够涉嫌寻衅滋事了,只是莫言不愿意搭理罢了。这位叫毛星火的人本来也不姓毛,而是姓吴,之所以取名毛星火无非就是想蹭高祖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名言,为自己更好地吃上爱国饭背书而已。毛星火的出现,意味着舆论生态的走偏甚至倒退。一个毛星火成功了,就意味着更多的毛星火跳出来,打着爱国旗号大啖爱国流量饭,大发不义之财却备受网络追捧。他们以爱国之名行害国之实,到处以莫须有的理由碰瓷爱国主义,极大程度地绑架了公共舆论,误导了公众认知,进一步加剧了社会的撕裂,制造了不稳定。这样的跳梁小丑不仅不懂文学,更不懂法。如果继续放任这样的人左右横跳不仅是法律界的耻辱,更是舆论界的耻辱。是现代社会最大的毒瘤!苍蝇盯着战士嗡嗡乱叫,战士不屑于挥手赶走它们,它们反倒认为自己发出的是不朽的声音。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,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。我们不能把世界,让给这些极端反智的苍蝇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